博客网 >

艺人:卡奇社

专辑:日光倾城

厂牌:易石大橙

时间:2007.04.20

评分:★★★☆

 

简介

20053月“卡奇社”正式成立,原名FLYUP20056月曾发表单曲《猫咪》,受到Indie乐迷的关注。20057月,组合更名为“卡奇社”,10月正式签约易石大橙,开始了真正的音乐生涯。“卡奇社”由两位成员组成并有各自明确的音乐分工:颗粒—主唱/词曲;FLY—编曲/制作。两位成员均为80后,来自青岛。在2005年组团以前,各自玩着各自音乐,互相认识后,发现彼此对音乐的感觉一致,音乐创作上一拍即合,很快即完成了《猫咪》、《假面舞会》、《吸血鬼》等作品。20067月组合完成了15首作品的创作,随后三首歌EP(包括《日光倾城》、《游园惊梦》和《红色》三首歌)被经纪公司易石大橙送到了各路乐评人手上,同时这三首歌也流传到了网络上,并广为流传。今年4月,“卡奇社”正式发表了首张专辑《日光倾城》,获得了广泛的注意和相当的好评。(资料来自乐队官方网站)

 

总评

        当黑马般冲出的“龙宽九段”用《我听这种音乐的时候最爱你》惊艳了大陆流行乐坛后因“九段”田鹏的“祸从口出”戛然而止、牛奶@咖啡首开日系可爱卡通范儿的《燃烧吧!小宇宙》一年后,男女混搭型流行组合便走入了一个沉寂期,然而“卡奇社”的出现适时地填补了这一空缺。经过易石大橙一年多的铺垫式宣传,“卡奇社”从三首歌EP出发引起了各方注意,凭借其中主唱颗粒酷似王菲声线但相对另类/独立式的演绎,他们从声音上首先获得了辨识度和口碑。时下这种电音流行组合和音乐虽然因为市场本身的需求性而比较容易获得关注和成功,“卡奇社”也成功地做出了独立但也流行、另类但也有趣的音乐、还兼有音乐爆点(电音和古典的结合)并在时下越来越追求个性的音乐和声音的小众市场(相对于那些动辄百万几十万销量的各类吹水“星”)中受到了欢迎,但音乐本身还欠缺严谨和流畅。幸好,“卡奇社”成立的时间还不算长,他们的上升空间还相当大,值得鼓励和肯定。

 

分评

 

赤潮(摩登天空宣传部经理/评审团召集人)

        正评:“卡奇社”正应了那个3R定律——在right time(恰当的时间)、right place(恰当的地点)做出了right thing(恰当的事情),他们适时地用结合了王菲、孙燕姿式的声线和演唱技巧以及小众情绪与旋律的音乐填补了自“龙宽九段”解散后的流行电音空间。与他们不得不面对的前辈“龙宽九段”相比,“卡奇社”抛却了摇滚的气息而完全投入独立流行的怀抱,听上去更舒服放松,想象力也更肆无忌惮。主唱颗粒对中国古典文学的爱好以及FLYSynth Pop(合成器流行)的运用两方面的结合、更拼贴式的意象和语词表达配合轻灵飘忽多变的节奏与音乐确实给当今的流行乐坛带来一股新风,在《日光倾城》、《唯虫》、《游园惊梦》中出现的笛声和古筝也折射了他们对传统文化与流行音乐之结合的求索,不说效果,至少其心可嘉。

        反评:似乎心有余而力不足,想做出有别于他人的音乐但还是过多地散发出别人的身影,比如从演唱技巧到声线都酷似王菲和孙燕姿的《假面舞会》、《吸血鬼》与《让我睡着吧》、《红色》;主打《日光倾城》以及颇受好评的《唯虫》也令人不禁想到了“龙宽九段”的《我听这种音乐的时候最爱你》,甚至歌词写作上也有方文山式的痕迹,《唯虫》的旋律处理方式也颇似周董。整张专辑的创作和演唱似乎都是在吸取2000年以后华语乐坛那些最优秀的音乐人和作品的精华,但火候欠佳,作品悦耳有余有失流畅、轻松有余欠缺严谨,气质上尚未达到独当一面。此外,专辑的封套和内页设计与音乐气质并不相符,比较失败。

 

小陈(《Hit轻音乐全欧西》执行主编)

        正评:总的说来,“卡奇社”身上保留了中国文艺小青年乐队身上的几个鲜明特色,比如小构思、小创意、小才华、小个性以及小情小调。这一切决定了《日光倾城》不可能成为一张革命性的唱片,但能够成为一张被广大文艺小青年追捧的唱片。事实是,“卡奇社”确实把他们所有拥有的本领发挥到了极致,讨巧的电子合成器配上还算悦耳的旋律,在女主唱麻酥酥的嗓音中产生了一种1+1>2的化学效应。

反评:仍然是新一代中国乐队身上的老问题,缺乏灵气和创造性。听《日光倾城》,你可以听出很多人的影子:王菲、曹方、“龙宽九段”、“拜小姐”、港台流行歌曲、以黄耀明为首的“人山人海”君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欧美电子小乐队,却听不出他们自己的音乐理念。如果要听“中国古典与时尚电音的完美结合”,我还是更愿意挑“拜小姐”。

 

 

爱天人(乐评人/1ting网市场总监)

正评:“卡奇社”让我们听到一种新的声音,但不包括新的音乐。以声音来感知,主唱颗粒有着不错的姿态。“卡奇社”在这个时代的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大众文化:年轻人长大了,没有苦难、没有阶级斗争,圣斗士星矢和Hello Kitty是他们的记忆,离开摇滚乐因为没有愤怒的理由,选择个性精致的音乐吧,为古人的爱情感伤。也许是时代错乱了,“卡奇社”竟成了小众。

反评:制作失之粗糙。

 

王硕(乐评人)

正评:“卡奇社”的音乐就像是对“坏碑唇”的翻版,虽然没有这个香港组合多年积累出来的成熟,但在音色的运用上,却更具可听性。如果你想在打麻将或是斗地主时放点儿背景音乐,这张《日光倾城》再合适不过。弛放音乐(Chill Out)轻松自如,与此同时歌词又听不清楚,不影响出牌思路。在歌词方面,只有《游园惊梦》中通过古筝的音色和摘抄的“梦无端、宿妆残”感觉到一点儿和《牡丹亭》有关的古典味道。

反评:有些从始至终就是冲着叫好不叫座去的,他们在市场上难以取得优秀的成绩,换句话说,就是让那些投资唱片的老板们满心欢喜做着赔本的生意,电音组合“卡奇社”就属于这样的团体,与永远不可能流行起来的“超级市场”和尚有些流行因素的“与非门”一样,都不可能在大众之中获得什么共鸣,因为在大众眼里歌词的比音乐重要,然而他们却不在乎歌词表达的内容是否靠近现实。虽然唱片的宣传文案里已经标明了《唯虫》唱的是青春、《让我睡着吧》唱的是催眠、《红色》唱的是欲望,但你听歌的时候却只能听见比周杰伦还口齿不清的演唱,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郭小寒(乐评人/《北京青年周刊》记者)

正评:随着时代的变迁,摇滚乐的沉重和愤怒似乎越来越老套,只有“小电”的精致、迷离、透亮可以适应文艺青年的脆弱,敏感和欠揍。2007年在国内听到最好的“小电”就是“卡奇社”,这对来自青岛的年轻男女在制作出优美的音乐的同时也同样是晕晕忽忽的文艺青年,甚至在采访时对于自己的音乐是如何产生的之类的问题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除了清馨的电乐加以纯美的嗓音这些标志性的“小电”元素,《游园惊梦》将汤显祖的词直接拿过来当歌词,时尚电音与传统昆曲一样婉转迤俪,是古典与时尚的拼贴游戏中玩得不错的;《日光倾城》带着浓烈的海边阳光味道,《唯虫》里俏皮的童贞与《吸血鬼》那诡异的想象力很好地融合着,他们的音乐就是脑海里一副一幅的画面……他们就像善于玩各种玩具的优秀少年,轻松随性地带给我们充满乐趣和欢愉的一次音乐旅行。

        反评:基本无。

 

李欣(乐评人/13月唱片宣传专员)

正评:人们喜欢“卡奇社”不再是因为摇滚乐迷腻味了叫嚣和低保真,流行音乐厌倦了爱了一万年还故作姿态的虚假,傻冒音乐爱好者们忽然改邪归正,而是因为他们的才华。是啊,才华才是艺术领域里最重要的因素。他们真的写出了干净爽洁的流行歌儿,虽然在音色、旋律上小心翼翼,音乐整体结构的规整保守,但这不也是抹杀“卡奇社”音乐的理由。在现阶段华语流行音乐领域内,流畅依旧是威力巨大的武器。所以《日光倾城》的初战小捷,应该是音乐传统与旧有美学复辟的胜利。

反评:独立流行不是公厕,“卡奇社”也不是谁的接班人。假设此时,“龙宽九段”还在,“牛奶@咖啡”放下键盘,“与非门”和“冷酷仙境”换一个心境,那么“卡奇社”的绽放就不会像现在那么夺目。而且对于他们而言,因为累积的原因,《日光倾城》时的“卡奇社”在综合素质上还不比了当年的“龙宽九段”,不过他们的确年轻,这是好事。

<< 上周末去了趟广州和岗顶(现在是一... / 歌词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赤潮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